• 首頁 > 新聞中心 > 本地要聞 > 正文

    追尋懷化紅色印記|一副紅軍擔架的故事

    一副紅軍擔架的故事

    記者 龔彥 通訊員 吳祥淼

    GetAttachment

    珍藏在通道轉兵紀念館的紅軍擔架。

    在通道轉兵紀念館,有一副長兩米多、寬半米多的鐵質擔架在眾多長征時期留存的文物中十分醒目,這副擔架看似普通,但背后卻深藏著一個一家人世代為之堅守的感人故事……

    陽春三月,草長鶯飛,通道侗族自治縣牙屯堡鎮文坡村春意正濃。

    3月17日,記者沿著蜿蜒的公路,去探訪故事主人公粟再金的后人們。

    GetAttachment (1)

    通道侗族自治縣給粟家頒發的無償捐贈紅軍擔架的證書。

    在文坡村一處公路旁,矗立著一棟三層樓高的磚房,鎮政府的干部告訴記者,這里便是粟再金的曾孫粟隆坤的家,在離家不遠處,剛從鎮上辦事回來的粟隆坤正在給家里的魚塘撒下魚料,看著池塘里肥美的魚兒,臉上盡是藏不住的喜悅。

    “曾祖父‘一副擔架’的故事我們家族里的每個人都記得清清楚楚。”忙完農活,粟隆坤把記者迎進了家里,得知來意后,他回憶起那段往事來。

    一副紅軍擔架,五代人堅守八十余載

    那是1934年冬的一天,粟隆坤的曾祖父粟再金上山砍柴,突然聽到一聲呼喚:“老鄉,快過來,我們是紅軍,請你幫個忙。”他走過去,看見兩位衣衫破爛、看上去很疲憊的年輕人抬著一副擔架。

    他們自稱是紅軍,說自己掉隊了,要去追趕部隊,帶著擔架不方便也不安全,但這副擔架救過許多紅軍戰士的命,而且還要繼續使用,很重要,他們不能丟掉,想請老鄉(粟再金)幫忙,暫時保管一下,說“以后會來拿的”。

    粟再金回憶起前幾天很多紅軍戰士經過侗寨,不像國民黨和土匪欺負侗家人,于是他一口答應下來,等到天黑,悄悄將擔架扛回家藏在了閣樓上。

    可國民黨民團不知怎么還是聽到了風聲,不久便找上門追問擔架的下落,并以通匪嫌疑把粟再金抓到鄉公所審問、毒打。但任憑民團怎么嚴刑拷打,粟再金都一口咬定不知道擔架的事。民團問不出什么名堂,也搜不出擔架,只好把渾身是傷的粟再金放回了家。

    回到家的粟再金天天等,夜夜朌,還是沒有盼來取擔架的紅軍。臨終前,他告訴兒子粟旺真及大孫子粟海富“這是紅軍的擔架”,并囑咐子孫“要用生命把擔架保護好。將來會有人來取的”。

    “文化大革命”期間,因為這副擔架,粟家也受了冤屈,當時造反派硬說這副紅軍擔架是粟旺真的父親粟再金偷的,將時任大隊長的粟旺真揪出去批斗,造反派還一度把擔架作為戰利品拿到大隊部存放。直到1979年,粟旺真才將擔架悄悄從大隊部搬回粟家。粟旺真去世后,保護擔架的重任落到了粟海富肩上。

    就這樣,一年一年過去,一代一代相傳,歷經80多年、幾代人,這副擔架成了粟家的“傳家寶”。

    GetAttachment (2)

    粟隆坤與父母在老照片中回憶往昔。

    GetAttachment (3)

    粟隆坤講述他和父親當年當兵服役的故事。

    一次家族會議,見證濃濃軍民魚水情

    2014年春節剛過,粟家召開了一次非同尋常的家庭會議。

    大家都在猜測:有什么重大的事情需要開會決定呢?粟海富說:“是這樣的,通道轉兵紀念館想征集我們家珍藏的紅軍擔架,大家商量商量,看怎么辦?”

    大弟弟粟海進說:前幾年有文物販子出三四萬塊錢,想買我們的擔架,我們都不同意。

    二弟粟海波說:爺爺當初答應紅軍保管擔架,但紅軍一直沒回來拿?,F在把它放到轉兵紀念館去,正好體現它的價值。爺爺在天有靈,也會支持我們的。

    大家七嘴八舌,議論紛紛,想捐又有點舍不得。最后,大家把目光投向粟海富,看他表態。

    粟海富在家里排行老大。他參過軍,擔任過村書記,還當過縣人大代表,辦事公道正派,在村里和家族中威信很高。粟海富看了看大家,動情地說道:“紅軍長征時,犧牲了很多人,才換來了我們今天的幸福生活。保管擔架,不僅是爺爺的莊嚴承諾,也是我們所有侗家人的承諾。我的意見是無償捐獻給通道轉兵紀念館。這也算是對兩位紅軍的一個交代。” 

    聽完粟海富的話,大家覺得很有道理,便一致同意了。

    粟家祖孫五代為了當初對紅軍的一句承諾,冒著危險苦守擔架80年。直到召開家庭會議后,這副紅軍擔架才離開粟家,入藏通道轉兵紀念館,成為侗家人信守承諾和濃濃軍民魚水情的見證。

    一段深刻歷史,促紅色力量世代傳承

    “這張照片是我父親粟海富1970年在天津服役時拍的,下面這張照片是我在江蘇南京部隊服役時拍的……”在粟隆坤的家中,紫色的電視墻上方,掛著兩幅相框,格外顯眼,里面內容都是父子倆當年參軍時的留影。

    粟隆坤告訴記者,受到曾祖父粟再金信守承諾幫助紅軍保管擔架故事的影響,從爺爺那輩起,就對共產黨根植下了深厚的感情,整個大家族中擔任村干部、入黨、參軍的就有十多人。粟隆坤的爺爺粟旺真盡管“文革”中受過委屈,但始終信念堅定。其父粟海富擔任了30年村干部,帶領群眾艱苦奮斗,修路修橋建學校。粟隆坤也正是在良好家風的影響下參軍入伍。

    鎮黨委政府對粟隆坤參軍入伍及退伍后的生活也十分關注。2017年,在縣、鎮、村三級的關心下,退伍后的粟隆坤回到牙屯堡鎮擔任禁毒專干,憑借著在部隊里養成的扎實肯干作風,加上組織的用心培養,粟隆坤進步很快,入了黨,當上村干部,現在還擔任了文坡村黨委副書記、村委會副主任。

    “現在的日子是越過越好了,想吃什么就吃什么,還住上了新房子。”粟隆坤高興地說,自己不僅有穩定的工資收入,家人還利用自家土地開發了2畝魚塘、種植了3畝多油茶和2畝中藥材,每年都能穩定收入6萬元左右。

    “以前父輩們帶領村民們艱苦奮斗,現在接力棒交到了我的手上,我也要接好這一棒。”粟隆坤說,隨著歲月的更迭,長輩們在共產黨的帶領下,完成了各自的使命,現在黨的政策越來越好,作為一名退伍軍人、一名共產黨員,更要堅守共產黨人的赤子情懷,帶領村民脫貧致富。

    粟隆坤是這么說的,也是這么做的,自從擔任村干部以來,他對村子里每戶人家的家庭情況都一清二楚,誰家有困難,他總是第一時間出現幫助解決,從努力脫貧到全力致富,粟隆坤把曾祖父粟再金“一副擔架”的精神貫穿于工作始終,竭力為全村謀發展、辦實事。

    “我們這個大家族受祖爺爺的影響,始終相信共產黨。解放后,享受黨的陽光雨露,大家對黨有深厚感情,鐵心跟黨走。”粟隆坤說,等到將來孩子懂事了,一定會把這個故事好好講給孩子聽,講給大家聽,讓這段紅色歷史讓更多人知曉。

    版權聲明:本網所有內容,凡注明“來源:懷化日報”“來源:邊城晚報”“來源:掌上懷化”“來源:懷化新聞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懷化新聞網所有。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,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布/發表。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"稿件來源:懷化新聞網"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    責任編輯:曾鋒
    相關閱讀
    關鍵詞: 一副紅軍擔架
   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