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頁 > 新聞中心 > 汽車 > 正文

    終端優惠普遍減少,汽車漲價潮已來?

    日前,記者在與朋友林女士聊天的過程中了解到,正在準備換車的她發現,最近經銷商的優惠幅度有所收窄,并且持續了有一段時間。“4月,我準備購買新天籟的次頂配,當時經銷商給出的現金優惠是3萬元,加上置換補貼大概總共的現金優惠在3.8萬元左右。”但隨著時間推移,林女士發現天籟的現金優惠越來越少了。“5月上旬銷售人員打電話說,現金優惠變為2.8萬元,而到了5月下旬,銷售顧問告訴我優惠又少了2000元,但當時沒看見。最近忙完了工作再詢問時,現金優惠只有2.5萬元了。”林女士說,現如今總共的現金優惠比最初詢價時少了5000元,這讓她感到很郁悶。

    根據林女士提供的線索,記者在北京市先后走訪了幾家汽車經銷商,發現各大品牌經銷商雖然品牌定位不盡相同,但對產品的優惠幅度的確均有收窄的趨勢,而一些原本就加價的熱門車型如今坐地起價的情況更甚,成為經銷商壓箱底的“香餑餑”。

    豪華品牌:限制優惠幅度

    作為能夠保持銷量穩健增長的細分市場,豪華品牌近幾年來的成績令人艷羨。但實際上,并非所有豪華品牌在市場中都如魚得水,即便是德系三強,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也經常以微弱的價格優勢相互爭取潛在用戶。

    得益于較高的本土化率和良好的市場口碑,奧迪品牌在中國豪華車市場的銷量多年處于領先地位。除了官車形象、科技感、高端等傳統品牌標簽之外,終端售價親民也是重要因素之一,本土化車型讓利18%幾乎是奧迪的“常規操作”,而一些冷門的進口車型優惠幅度達到20%以上甚至更多。但在記者的調查中發現,如今奧迪品牌的終端優惠幅度已然開始收縮。

    在北京博瑞祥云奧迪4S店,記者從銷售顧問的介紹中獲悉,目前本土化燃油車型的現金優惠幅度卡在15%這道“紅線”上。“我們目前能做到的最低開票價就是在指導價的基礎上優惠15%,然后再贈送一些車上用品或者售后服務,如果將這些附贈的項目按現金折算,總體的優惠力度應該不比原來低。”該銷售顧問表示,本土化燃油車型的15%優惠政策是按廠家要求,全北京奧迪4S店不可能有更多優惠。“寶馬和奔馳一些車型的優惠幅度收縮得更多,現在購買奧迪比較合適,我們的車源相對充足,所以應對優惠回調也更平穩些。”他補充道,奧迪熱銷車型常年都有優惠,走量的車型價格不會出現大的波動。

    北京奧吉通奧迪4S店的銷售顧問吳先生告訴記者,奧迪進口車型的優惠幅度控制得更緊,A4 Allroad的現金優惠僅有7%,A6Allroad更是只有5%。相比之下,記者朋友韓先生于2018年末購買的2019款A4 Allroad(與現款在售車型同屬一代),當時現金優惠幅度高達20%,若按照現款車型官方指導價41.88萬元計算,其實際支付車款差額多達5.4萬元。

    “奧迪品牌希望在國內市場繼續擴大規模,與此同時還要繼續保持品牌基調和利潤率,而此次市場整體的優惠幅度回調,正好給了奧迪收窄機會。”一位資深汽車行業分析師對記者表示,目前市場優惠幅度的收窄與市場的供求關系有關,受諸多方面影響,目前汽車生產和運輸都存在不確定性。

    雖然優惠幅度的回調讓不少消費者“放血”,但對于一些二線豪華品牌來說卻是一次較好的調整機會。凱迪拉克、捷豹路虎等二線豪華品牌,在以往市場競爭中主要依靠大幅優惠來保持產品競爭力,但與銷量龐大的奧迪相比,這種“打法”在沒有足夠大市場量作為支撐的前提下使得經銷商很難有利潤空間?,F如今,在市場讓利空間整體收縮的大環境下,部分二線豪華品牌趁機對銷售進行了調整。

    據惠通陸華捷豹路虎總經理劉芳介紹,雖然今年受限于資源和自然因素店內銷量比往年略低一些,但銷售質量好了很多,可以說是近兩年最好的周期段(指第一、二季度)。“受芯片供應影響,我們7月基本上沒有進口車到店,本土化車型的供應也比以往緊張,在這種情況下優惠幅度肯定會收窄,利潤率肯定會好一些,另外就是我們的銷售壓力也不會太大。”劉芳表示,作為捷豹路虎品牌比較大的經銷商,惠通陸華目前的車源都比較緊張,可見供需關系在短期之內的變化。按照以往經驗,她認為7月整體市場仍將維持比較平穩的趨勢,但與往年不同的是優惠幅度還將處于收緊的狀態,“今年的情況比較特殊。”她說。

    合資品牌:部分車型加價銷售

    在對豪華品牌的調查中,記者所問及的本土化車型基本都有現車,而在對合資品牌的調查中發現,部分品牌的熱銷車型出現了供不應求的情況。

    在北京博瑞祥弘一汽-大眾4S店記者了解到,目前探岳全系車型的現金優惠為4.5萬元,而近期改款的新款探岳全系車型現金優惠為4萬元。據悉,新款不僅小幅收緊了優惠幅度,并且沒有現車,需要預定。當記者詢問7月是否會有新的優惠政策時,銷售顧問表示目前尚未接到新的優惠政策。此外,由于記者咨詢的是舊車置換,銷售人員表示,即便新的優惠政策多一點,可能置換補貼相應就會收緊一點,基本上不會有太大變化。

    東風日產博瑞祥和專營店也出現了主銷車型脫銷的情況,該店的前臺接待記者時表示,展廳中的軒逸、奇駿都是最近才有現車,“之前因為貨源不充足導致展車都賣掉了,這也是最近才剛有緩解。”她對記者說,主要的原因還是芯片供應不足,天籟部分車型還有庫存,優惠力度的收窄也是客觀事實。“現在還能優惠到2.5萬元,再等等沒準兒又少2000元。”她說。

    走出東風日產專營店,恰逢一家三口看完天籟在門口停留,記者上前與其交談得知,他們近期想換一輛中型轎車,看過凱美瑞、邁騰等同級產品,但最終鎖定天籟還是看中其舒適性和價格優勢,但由于經銷商讓利減少,他們決定再等等。“3000元大概是半年多的油錢?,F在汽車經銷商不讓價,是真的因為產能跟不上,還是大家不約而同借機漲價?”高女士對于車市這次普遍價格收縮有些不解,“我認為有些品牌確實存在車源緊張的問題,但也有一部分可能就是看到消費者買漲不買跌的心理。”

    而像一些本來就具有較強市場認可度的產品,如廣汽豐田漢蘭達、上汽通用別克GL8等,在市場中一直處于加價或變相加價的情況,面對此次市場價格變動,這些產品反而愈發受消費者歡迎,加價幅度進一步提升。

    自主品牌:車價較為穩定

    今年以來,自主品牌走勢較好,市場份額不斷攀升,近期已經超過40%的市場份額,尤其是頭部自主車企銷量較好。而從吉利、長城汽車和比亞迪幾家頭部自主車企來看,也存在不同程度缺貨的現象,受影響的主要為智能化程度較高的車型。

    北京利豪廣廈吉利汽車經銷商告訴記者,兩個月前芯片的影響最嚴重,暢銷車博越訂車要30天,不過5月初之后吉利汽車多數車型的供貨逐漸恢復正常,但中高端車仍受影響。“但我們在優惠方面的政策基本保持不變,廠家希望在本輪調整當中能夠讓更多消費者選擇吉利。”銷售顧問告訴記者。

    長城汽車旗下哈弗、WEY、歐拉等品牌多家經銷商介紹,歐拉好貓從去年年底開始缺貨,提車要等3個月,WEY品牌坦克300車型提車要等4個月,哈弗品牌目前則正常。北京泊士聯哈弗經銷商的銷售顧問告訴記者,部分熱銷產品的中高配車型貨源比較緊俏,并且在優惠幅度上也比中低配更少一些,近一段時間不會有大幅波動。

    比亞迪是中國最早自研、自產汽車IGBT(絕緣柵雙極型晶體管)和MCU(微控制單元)的汽車公司,但從經銷商提供的信息看,比亞迪也未能幸免于本輪芯片危機。上海一家比亞迪經銷商告訴記者,該店每個月新能源的訂單超過300輛,但廠家發車量只有150輛左右。“DMP車型的訂貨是正常的,不正常的是DMI車型,每個月只能發30多輛過來,但我們DMI的訂單大概有200輛。”

    記者在調查中發現,一些廠商優先將芯片搭載在熱銷車型上,因此熱銷車型相對能夠跟上供應,但現貨不多,車源依舊緊張。“對于芯片,現在都在進行全球掃貨。在產能問題上,的確是減少了部分車型的產量,將芯片優先搭載在熱銷車型上。我們也在尋找芯片的可替代性,考慮自主芯片。”某自主車企內部人士對記者表示。

    版權聲明:本網所有內容,凡注明“來源:懷化日報”“來源:邊城晚報”“來源:掌上懷化”“來源:懷化新聞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懷化新聞網所有。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,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布/發表。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"稿件來源:懷化新聞網"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    責任編輯:噠噠
    相關閱讀
   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