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"hftdp"></span>
<address id="hftdp"></address>

        <address id="hftdp"><nobr id="hftdp"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<noframes id="hftdp"><address id="hftdp"></address>
        首頁 > 新聞中心 > 本地要聞 > 正文

        懷化:山的那邊是海

        懷化:山的那邊是海

        湖南省懷化市委書記 雷紹業

        懷化作為地名源自宋代設置的“懷化砦”,取有“懷柔歸化”之義。20世紀30年代,作家沈從文先生,曾乘船沿沅江溯源而上,驚嘆懷化的山水之美,發出“美得令人心痛”的感慨。

        11

        (一)

        懷化古稱五溪,素有“滇黔門戶”“全楚咽喉”之稱。

        “枋船萬里通六詔,五溪煙水下三湘”的繁華催生了開放的襟懷。早在元朝,沅州路瀘陽(懷化)至中慶路(昆明)的交通體系已經形成。明清時期,水運的發達令懷化躍居為通達大西南、連接東南亞的國際通道“咽喉”,史載來自緬甸的象隊就是經過沅水北上進貢朝廷。在那個年代里,懷化呈現了“商賈駢集,貨財輻輳,萬屋鱗次,帆檣云聚”的景象,催生了洪江等“遠額爭營千貨集”的商業古鎮,誕生了說不完的下常德、過洞庭、上南京的故事。

        千里沅水和迢迢古驛道為懷化注入了包容開放的歷史血脈。到了近現代,火車汽笛的一聲轟鳴更是吹響了懷化飛速發展的時代號角。20世紀70年代,相繼建成通車的湘黔、枝柳鐵路交匯于懷化榆樹灣,鐵路為地方發展帶來了機遇、拓寬了視野、集聚了人氣,最初不足0.5平方公里、僅100余戶人的彈丸小鎮“榆樹灣”,歷經50年發展,“蝶變”成為坐擁67平方公里、66萬人口的五省邊區區域性中心城市。

        懷化境內,雪峰、武陵兩大山脈龍盤虎踞、綿亙千里,而沅江好似一條流云彩帶,從蜿蜒群山之中自南向北飄來,渠水、?水、巫水、溆水、辰水、酉水薈萃于斯,共同構筑起“一江六水”的秀美畫廊。境內發現的高廟文化遺址,出土了大量陶器、玉器、骨器、石器等,特別是發現中國迄今所知最早的白陶。2000多年前,屈原被流放至懷化境內的溆水河畔,他留下《涉江》《山鬼》《橘頌》等亙古名篇。自此以后,舍命護書的伏勝來了,沅陵“二酉藏書”令千年文脈得以延續;心學大儒王陽明來了,在芷江羅舊驛前留下“客行日日萬峰頭,山水南來亦勝游”的閑情逸致;民族英雄林則徐來了,在沅陵縣署道出了“一縣好山留客住,五溪秋水為君清”的由衷贊美……他們賦予了懷化源遠厚重的文化底蘊。

        懷化自古還是一個多民族聚居地,各民族在五溪大地繁衍生息、交流融合,共同創造了豐富多彩的民族文化,侗族大歌、苗族歌鼟、沅水號子,聲聲山歌情真意切;合攏宴、“為也”、茶棚親,樣樣儀式隆重熱烈;儺戲、侗戲、目連戲,種種曲目饒有特色;侗錦織藝、花瑤挑花、明山石雕,件件作品巧奪天工……為我國璀璨的少數民族文化增添了一抹特色和亮色。

        12

        (二)

        懷化是一方紅色沃土,這里發生了許多驚天動地的歷史事件,演繹了無數可歌可泣的英雄史詩,走出了我黨早期重要領導人之一向警予、共和國十大將之首粟裕、新中國鐵路事業奠基人滕代遠等一批功勛卓著的革命先輩。

        萬里長征播火種,通道轉兵逆危局。這里發生的“通道轉兵”,為此后遵義會議的召開奠定了基礎,在危急時刻挽救了黨、挽救了紅軍、挽救了中國革命。中央紅軍經湘江戰役遭受重大損失后,未來行軍方向如何,牽動著每一位將士的心。當時,中央紅軍原計劃北上與紅二、六軍會合,但數十萬敵軍早已搶先在通道以北進入陣地,中央紅軍有全軍覆沒的危險。危急關頭,黨中央于1934年12月12日在通道召開了臨時緊急會議(史稱通道會議)。毛澤東在會上力主放棄與紅二、六軍會合的計劃,改向敵人力量薄弱的貴州進軍。毛澤東西進貴州的正確主張,得到與會大多數人支持。一場改變中央紅軍命運的轉兵就此拉開序幕,史稱“通道轉兵”。

        全面抗戰起盧溝,一紙降書落芷江。這里發生的“芷江受降”,標志著日本侵華戰爭結束。1945年8月15日,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。1945年8月21日11時,日本乞降使節今井武夫等乘飛機到達懷化芷江機場。下午,中國戰區日軍洽降會議正式舉行,今井武夫一行向中國軍民投降,在記載著投降詳細規定的備忘錄上簽字。“芷江受降”終結了抗戰,是二戰東方主戰場勝利的標志點。在芷江縣城東的七里橋,這里有受降紀念坊,是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的歷史見證和重要標志。

        孕育一粒種,天下糧倉阜。袁隆平在懷化安江工作生活了37年。在這里,袁隆平從事教學和雜交水稻研究,培育出了雜交水稻,用一粒種子改變世界,為解決人類糧食危機作出了杰出貢獻。1953年,23歲的袁隆平畢業后,心懷“愿天下人都有飽飯吃”的崇高理想和“一生一件事”的執著追求,來到懷化安江農校工作。他向經典遺傳學理論發起了挑戰,1966年在《科學通報》上發表論文《水稻的雄性不孕性》,拉開了中國雜交水稻研究的序幕。1967年,雜交水稻研究列入全省重點科研項目,由袁隆平與助手李必湖、尹華奇組成的中國第一個雜交水稻研究小組在安江農校成立。1973年,秈型雜交水稻三系配套成功。1976年,雜交水稻開始在全國大面積推廣種植。國際同行把袁隆平稱為“雜交水稻之父”,把懷化安江農校稱為“雜交水稻發源地”。

        13

        (三)

        建設西部陸海新通道,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著眼共建“一帶一路”,推動高水平對外開放作出的重大戰略部署。2019年8月,國家發改委發布《西部陸海新通道總體規劃》,將懷化定位為“重慶—懷化—柳州—北部灣”主通道上的重要節點城市。隨著西部陸海新通道戰略的實施,懷化、湖南乃至中部地區通往東盟最便捷的國際大通道打開。

        轉身向海天地闊,潮起云飛滿目新。懷化將眺望的目光,由封閉的大山轉向開放的大海,追逐充滿活力與激情的藍色夢想。相繼開通了懷化至明斯克、懷化至德黑蘭等4條國際班列,渝懷鐵路增建二線、焦柳鐵路懷化至柳州段電氣化改造工程、懷化西編組站相繼建成運營,“懷化—北部灣港”鐵海聯運班列開通并逐步實現常態化運行。不僅如此,懷化國際陸港和東盟物流產業園建設也如火如荼。面朝大海,春暖花開。從此,懷化面向未來、面向世界的目光,穿越浩渺的北部灣,到達東盟各國,到達更遠的地方。

        (原載于10月22日《學習時報》)

        版權聲明:本網所有內容,凡注明“來源:懷化日報”“來源:邊城晚報”“來源:掌上懷化”“來源:懷化新聞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懷化新聞網所有。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,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布/發表。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"稿件來源:懷化新聞網"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        責任編輯:蒲芳
        0